陕西煤业化工集团 陕煤股份
鑫桥企业马小琴散文:搬家随想
发布时间:2024-04-02 16:27:17 来源: 编辑: 点击:

把衣服和生活必需品塞进大包小包里,看着慢慢被清空的家,我的心突然像被抽空。独自坐在没有铺盖的床板上,心里空落落的,房子里每件饰品,都是自己用心寻找、搭配、购买,也有小外甥女送我的装饰品。时间久了,它们就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小小的鸟笼子因为它们而有了生机,家也温馨了些许。

“又要搬家”,我自言自语。不知不觉,我已经人到中年,这一路走来,记忆最深的也就是这几次搬家,可能搬家就是生活的一个缩影,而对于我就是一切连根拔起,离开熟悉的地方,融入一个新的环境,谈何容易。

也许是年龄的问题,这次搬家和上次搬家大不同,第一次搬家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,那时候我年轻,儿子也小,我和爱人上班,一月工资也就一百多点,人心简单,快乐就多些,单位分配一套49平的单元楼,出榜的日子爱人早早跑去看,待确定下来后,大家一家三口欢欣鼓舞了好一阵子。怀揣着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希望,大家还放了鞭炮,噼里啪啦声中,大家一家三口欢喜入住。儿子小脸上洋溢着笑,大家也笑,大家终于有自己的房子了,记得大家三人看着新房,满满的幸福。闲置的日子里我喜欢趴在阳台向下看,看人来人往,也喜欢那烟火气息,心里感慨搬新家真好……

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,房子还是那么小,儿子也已长大,小小的房子夏天闷热难熬,我还是欢喜着,喜欢下楼都是熟悉的面孔,喜欢楼下有人喊我小名。也喜欢逢年过节时,小区的阿姨总是热情邀约去她们家做客。喜欢在燥热的酷暑里,和朋友们围坐在昏黄的路灯下,叮叮当当敲打指甲花的日子,大家说着笑着花儿碎烂如泥,大家也在暮色里夜话,你帮我包包指甲,我替你剪剪线头儿,夜深人静的时候各自回家,梦里也是那一抹殷红。

过世的父亲曾笑说,你们俩这么多年,挣点钱都买房子了,我笑笑不语,生活条件好了,想法也就多了,我也不能超越,住了二十多年的鸟笼子,实在不能再住,狠着心劲新买一套电梯房。

新房子去年已经装修好了,一拖再拖,多种理由就是不想离开熟悉的人和环境,仔细想想,人这一辈子就是一段长途旅行,无论房子大小也就一张床的位置……

搬家就是从习惯的地方,搬去另一个陌生的地方,心情总不外乎两种,欢喜亦或惶恐,而这两种感觉我都深有体会,一个房子,一个家,房子在哪里,家就在哪里。搬家就是一种割舍。哈哈,我暗自下决心,有机会还要杀回我的鸽子笼。
离开的时候,我看了又看,一切如旧,亲手绣的十字绣,《经典回眸》两个小人儿依旧深情回望。花篮里的插画,在夕阳里摇曳,只是我的“鸽子笼”已经易了主人……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350普京集团新网站(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企业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撑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-1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