陕西煤业化工集团 陕煤股份
黄陵发电企业刘丹散文:野菜里的生活
发布时间:2024-04-02 16:28:27 来源: 编辑: 点击:

终于有了升温的迹象,洗了羊绒衫,收起来棉鞋,春天走到了眼前。下了一场小雨后的清晨,身披塑料布的老人在城市的街口挑来了带着雨水的枸杞芽,它可以下油盐炒食,也可以凉拌了吃,吃了可以清火,没犹豫便买了回去。

这段时间莫名喜欢被大大小小的事情填满的感觉,仿佛有无限精力去做一切事情。从春天出发,有所输入,才有能力向外输出,百无聊赖的踱步中,迎春花开了,景色很美,但我觉得自己又贫瘠了一点。昨晚吃的野菜宴,一家叫葵园的本地餐厅,野菜是基础,宴席的菜单配有"出处"文章的先容。饭菜,我喜欢吃的味道,不论出身血统。也想努力记住一些典故,下次给朋友娓娓道来,但总是忘掉。

一年四季,大家都能收获大自然给予的馈赠,智慧的总结了不同季节的气候特征,也摸索出了如何顺应四时、阴阳规律来搭配美食的方法,也形成了一种与天地万物和谐并处、因时制宜的学问精神。

不知不觉中,桥山的脊梁开始返绿,暖融融的阳光照在身上,微风送来一股生机勃发的味道。春季是野菜最鲜嫩的时节,无需耕种,也不用施肥浇水,只靠日月之精华,天地之灵气,几场春雨滋润,和煦春风吹拂,是田地里一个个小土包告诉我的,它们便悄悄地拱出了田野。空气中,经常弥漫着春天小草的清香,当然,也夹杂着各种野菜独特的馨香。

荠菜、苣荬菜、婆婆丁这些最先来到自然界的野菜,接着苦麻子、猪毛菜、车轱辘菜也陆续生长出来。渐渐地,叶芽由白转绿,叶边缘微微泛红,这时的野菜最好吃,最水灵,最鲜嫩。野菜生命力顽强,不择地域,不畏土壤贫瘠。随便生长于田间、路旁、撂荒地、灌木丛中及林缘草地。

在我的记忆里,大多野花又都是野菜。野花盛开的时节,地里青黄不接,野菜便成了人们解馋的好食菜。我小时候就常常同姨母们下田里挖野菜。野菜做的好,清香利口,那感觉吃起来就像把春天也含化在了口里……

还是在好几年前,姑姑家表姐的孩子还未小升初,得空一起回到矿区老家。傍晚同我在门球场散步时,在场周看见那种塔形的树上挂满了一串串的绿色花瓣样的东西,表姐摘下几片尝了尝,说这是榆钱。可这树形状和她奶奶家那的榆树很不一样了,问了门卫才知道,这是改良了观赏榆。那嫩嫩圆圆饱满的榆钱,着实惹人喜爱。表姐说这样鲜嫩的榆钱是少见的,做蒸榆钱吃很好的。表姐还说,听老辈人说榆钱曾经是穷人的救命粮,甚至还吃榆叶和榆树皮。本来就喜欢那早到的青葱,可前几年,不知道是榆树,更别说吃榆钱饭了。现在知道还能吃,怎能不捋上一袋回家?

看表姐洗净了榆钱,少拌了些玉米粉。上笼蒸了一会儿,散发着清香,略带一点黏甜,绿色犹存的榆钱饭就可以吃了,表姐说这是最简单的一种,还有好几种榆钱饭的做法呢。这可是纯绿色的食物,不含一点脂肪的,既清肠解毒,又有养颜美容之效。大家一边吃一边罗列着榆钱的好处,似乎这真成了世上最佳的美味,其实如果把蒸好的榆钱用油加佐料炒炒,或拌上酱汁蒜泥来吃更好,可大家怕这些吃惯的佐料破坏了榆钱的原汁原味,似乎会亵渎了春天的清新,只想要那淡淡的清香,在唇齿间回味,一时间感觉腹中的油腻酣积,就要被荡涤一空,轻盈和艳色就要卷土重来似的。

对大家的“狼吞虎咽”,大伯摆出嗤之以鼻的样子,我挑起一筷子要他尝尝,他勉强吃下,就摆摆手,表示绝不再吃第二口。

人到底还是日常性的动物,稀松平常的生活着,生活里总得有一些无用的游戏精神才好,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时代,大概也是有如此闲情逸致的,只可惜现在不得不为另一些实用的东西奔忙了。不过,还算是保有了一颗对日常的敬畏之心,想必已经弥足珍贵了,就比如,掀开了锅盖,来一碗,好好品品春天的味道……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350普京集团新网站(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企业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撑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-1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